• QQ空间
  • 收藏

转型科技公司,德国汽车巨头需要更多程序员

| 2019-02-22 阅读 24


大众、戴姆勒、宝马正在学习招聘技术人员的新方法

戴姆勒很幸运地招聘到了像玛塞拉•克拉西内斯库(Marcela Craciunescu)这样的员工。

五年前,这位罗马尼亚软件开发者在蒂米什瓦拉的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公司工作,为美国电信公司开发第四代移动网络。 

当时,她的一位亲属已从罗马尼亚搬到德国斯图加特并建议她考虑来这里最知名的戴姆勒工作。 

虽然克拉西内斯库不会说德语,但作为程序员,她正在寻找一种改变,并开始研究一个问题:“戴姆勒是什么公司?” 

当她得知戴姆勒是豪华汽车品牌梅赛德斯-奔驰的母公司时,她的好奇心被激起,决定申请集团专属金融服务部门的系统开发员一职。 

“令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我对这个职位本身比对戴姆勒更感兴趣。”克拉西内斯库回忆起在斯德哥尔摩参加由梅赛德斯联合主办的Me Convention创新论坛时说道。 

随着德国车企竞相吸引智能手机移动服务的程序员、编码员和开发者,它们对克拉西内斯库这样的IT专员的需求越来越高。 

大众集团和戴姆勒等企业也正在进行自我改造,以吸引精通新一代技术的员工。 

大众旗下高端品牌奥迪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其已经将自己描述为“高端数字汽车公司”。 

宝马(巴伐利亚发动机制造厂)更进一步,在公司使命中去除了对其传统产品的任何直接引用,相反,这家名字中就有“发动机”一词的公司希望被视为“提供高端移动出行的科技公司”。 

与此同时,梅赛德斯-奔驰在1月举办的CES上发布了新款CLA,戴姆勒即将上任的CEO康林松(Ola Källenius)表示,梅赛德斯-奔驰目前的运营模式是“一家打造开拓性移动设备的软件公司”。


康林松,图片来源:网络

那么,德国汽车巨头的这些做法仅仅是想要改变投资者看法的肤浅尝试和赶时髦吗?

为了更好地了解汽车行业与其他行业的关系,毕博咨询公司(Bearing Point)对欧洲、美国和亚洲的汽车行业高管进行了一项调查,将他们的评论汇集起来与电信、银行和科技行业的同行进行了对比。 

“围墙花园” 

值得注意的是,超过一半的车企高管仍然相信,在不需要合作伙伴分享投资、贡献IT资产和提供数字技能的情况下,他们能够在与科技巨头的“造车之战”中胜出。

有一些人则承认需要建立联盟,但只是暂时的权宜之计,只需要在获得必要的专业知识之前用得到。 

“那些车企宁愿守在他们的‘围墙花园’里,认为自己可以把人才带进来、控制他们,两年后再把他们赶出去。”毕博分析师安格斯•沃德(Angus Ward)表示,“他们是最危险的。”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谷歌等公司与竞争对手联合创新,降低了资本要求、缩短了产品上市所需时间。“他们(车企)必须在科技巨头制定的游戏中将其击败。”沃德解释道。 

克拉西内斯库的故事可以说是车企遇到的一种具有象征性的问题。 

2018年4月,接任大众汽车CEO后,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解决这家欧洲最大汽车制造商的技能短缺问题。 

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迪斯说他现在领导的是一家“由软件驱动的汽车公司”。 

“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尤其是在积累数字技术知识方面。”呼吁“大规模扩展软件专业知识”的迪斯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大众集团表示,大约90%的未来汽车创新将发生在电动或电子领域,其中大部分将被用在软件上。 

用于汽车系统的代码数量已经从5000万行增加到1亿行,未来有望继续增加到3亿行。这甚至还不包括汽车外部提供连接服务所需的所有IT系统。


马丁•霍夫曼,图片来源:网络 

“公司需要懂高性能分析设备或数据库管理系统的人、能够从事云计算工作的人、精通人工智能的人。”大众集团首席信息官马丁•霍夫曼(Martin Hofmann)认为,“技能短缺是一个呈指数级增长的问题。” 

这在过去不成问题,因为车企当时倾向于将软件开发外包给第三方。如今,霍夫曼将部分工作引入公司内部完成,部分原因是为了更快地响应客户的需求,例如支持APP的服务。 

他解释说:“传统投标需要遵守特定的流程。当一份合同达成的时候,已经有六、七个月的时间被浪费了。” 

大众集团有1万名工程师,但只有几百名程序员。由此可见,软件领域将继续成为公司是否具备竞争优势的一个关键点。

内部专家

从汽车IT的角度来看,这是品牌本身而非集团负责的领域,而更强的内部专业技能将有助于降低采购成本。 

举例来说,在一个电子控制单元中,软件的份额占成本的25%,这个数字预计还会增加。 

整合电子控制单元和移除BUG也会带来更多成本。大众的目标是通过分别开发软件和硬件来降低成本。这样,对其中一方面进行替换就不会迫使公司同时更改另一方面内容。 

迪斯补充说,大众集团将在董事会层面上分离软件和硬件开发,“真正加快对软件的关注”。

随着汽车产品的联网功能越来越多,为了更好地开发车辆IT技术,大众集团已经花费约1.1亿欧元购买了沃尔沃集团旗下WirelessCar子公司75.1%的股权。 

然而,收购科技公司可能会带来很高的执行风险。估值可能飙升,谈判可能破裂,其他竞标者也可能加入竞争。


目标是将大众汽车发展成为一个拥有完全互联车队的移动供应商,图片来源:大众 

出于这个原因,仅仅获得几家供应商的经济权益并不是一种有效转型的可行策略。企业的核心业务同样需要适应新模式。 

如果车企想要保持竞争力,就必须在内部提高软件专业知识。而为了确保雇员的思维方式更像科技公司的员工,传统车企的整个思维模式也要有所改变。 

这里就要介绍下路德维格·毛尔(Ludwig Maul)。这位曾在保时捷担任工程师的数字化倡导者,后来加入了戴姆勒的子公司Digital Life。 

Digital Life旨在将有创业想法的员工与公司创新孵化器Lab1886联系起来,以帮助实现他们的概念。 

可以说,该子公司的成立正是为了调动公司全体员工的聪明才智,帮助公司进行技术转型。 

“在保时捷,我建立了一个由200名员工组成的小型虚拟社区,在那里我们讨论技术问题。我也喜欢戴姆勒鼓励其他人参与进来,并推动技术创新的想法。”毛尔在Digital Life工作到2018年年底,现在加入了乐高。 

大众采取了一种不同的方式。其在去年年底成立的Faculty 73可以对完成职业培训的大众员工提供软件开发教学,前提是他们有这方面的兴趣。 

未来学家帕布罗斯·霍尔曼(Pablos Holman)给出的观点是:“最好的程序员与汽车工程师或机械师有一个共同的关键特点,那就是他们都有修理工的思维。” 

“给定一个设备,无论是智能手机还是发动机,他们不会问它是做什么的,而是把它拆开,看看其中有什么是自己能解决的问题。”他进一步给出说明,“没有人是按照说明书来发明东西的。”

“械中幽灵” 

人才不可能总是从公司内部产生,车企也知道那些开发人员不一定愿意到德国沃尔夫斯堡这样的城市里工作。


慕尼黑的宝马公司总部,图片来源:网络 

相反,车企必须把虚荣心放在一边,积极招聘那些没有把自己视为潜在雇主的技术人员。 

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的热门网络峰会等关键行业活动上展示自己就是一个好办法。与会者佩带ID卡,其中包括可扫描的二维码和投资者等标识。 

活动场地提供与初创企业交谈的会议厅,但一些希望获得投资者青睐的企业家更愿意走上前来,直接向资助者介绍自己。 

尼克·詹姆斯(Nick James)就是其中一位。 

詹姆斯是英国初创公司Tomorrow's Journey的首席营销官,他的公司正在寻找种子资金,以实现利用客户自己的平台(而不是像优步那样提供专用平台)将物流供应与需求联系起来的计划。 

“我们不想出名。”詹姆斯说,“我们想成为机器里的幽灵。” 

几个展厅之外,戴姆勒想出了一个独特的方法,来招聘至少16名将在The Jungle工作的新员工。

The Jungle是戴姆勒全资IT服务公司,其位于里斯本的软件中心里布置了超过1000株盆栽。

不论是前端开发人员、数字分析专家,还是云运营工程师、企业软件架构师,来到戴姆勒的展台就可以坐进一辆上世纪60年代的老式梅赛德斯出租车,花三分钟时间与招聘人员来场“闪电约会”。 

“我们的品牌在葡萄牙的影响力很大,每个人都知道。”The Jungle人力资源专家贡卡洛·塞凯拉(Goncalo Sequeira)表示,“可涉及到软件时,没有人会想到我们。如今,这种状况正在改变。”


Mercedes-Benz.io办公区,这里也被称为The Jungle,图片来源:Mercedes-Benz.io 

话虽如此,塞凯拉面临的挑战却越来越多。 

为了给建设中的生态系统提供内容,大众刚刚在里斯本市中心历史悠久的拉托区开设了其全球最大的软件开发中心,就在戴姆勒软件中心的隔壁。

大众提供了300个职位,比公司在柏林、沃尔夫斯堡、德累斯顿和印度普纳的软件中心的员工总数还要多。值得一提的是,葡萄牙的国家元首也出席了大众新厂址的开幕式。

“此前,车企的传统想法是让人们到有其组装厂的地方工作。然而,在数字经济中,公司必须去人们所在的地方。”未来学家霍尔曼说道。

极限编程 

尽管存在技术短缺问题,但大众也不是任何开发人员都会接纳。 

应征者要接受社会融合方面的测试,以确保他们拥有高度互动的沟通技巧。这是因为大众的开发人员每天都在协同工作,以避免出现错误。 

这种方法被称为“极限编程”,代码会由另一个人不断检查工作,三个小时后他们互换角色,由总部位于加州的科技公司Pivotal传授给大众。 

灵活的工作时间是不存在的,员工被要求按点上下班。这也是由于工作时间越长,工作效率就越低,而善于单打独斗的黑客并不合适。 

“这不是朝鲜,这是一家软件工厂。”霍夫曼说道。他的目标是让全球2000名大众开发人员为基于APP的数字服务设计软件。

在克拉西内斯库出席Me活动的前一天,戴姆勒CEO蔡澈(Dieter Zetsche)透露了一个有趣的缘由,关于为什么他选择在瑞典首都来展示电动车系列中的首款EQC。 

“按人口计算,斯德哥尔摩的人均独角兽(价值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数量仅次于硅谷,市中心的居民不到100万,最常见的工作就是编程。”蔡澈解释说。 

毕竟,戴姆勒知道,它不能像对待克拉西内斯库那样,仅仅依靠异地招聘的方式吸纳开发人员。 

许多专家认为,汽车行业的发展速度还不够快,无法跟上技术竞争对手的步伐。

大众新设的里斯本编程中心负责人汤姆•乔治(Tom George)则认为,其他公司赶上来只是时间问题。 

“每家公司都是一个软件公司,只是有些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说道。


下载盖世汽车APP,随时随地浏览第二届全球自动驾驶论坛盛况,浏览最新嘉宾演讲内容。

本文地址:http://auto.gasgoo.com/News/2019/02/200821162116I70089020C601.shtml

 
2019-02-22
综合要闻 标致皮卡实车曝光?!或与长安凯程F70同平台
近日,有媒体曝光了一辆挂有标致Logo的狮子车标的皮卡车型,前进气格栅也较为明显的印有标致汽车的英文Logo“PEUCEOT”,新车或将在长安标致雪铁龙进行生产... <详情>
2019-02-22
综合要闻 标致皮卡实车曝光?!或与长安凯程F70同平台
近日,有媒体曝光了一辆挂有标致Logo的狮子车标的皮卡车型,前进气格栅也较为明显的印有标致汽车的英文Logo“PEUCEOT”,新车或将在长安标致雪铁龙进行生产... <详情>
2019-02-22
综合要闻 标致皮卡实车曝光?!或与长安凯程F70同平台
近日,有媒体曝光了一辆挂有标致Logo的狮子车标的皮卡车型,前进气格栅也较为明显的印有标致汽车的英文Logo“PEUCEOT”,新车或将在长安标致雪铁龙进行生产... <详情>
2019-02-22
综合要闻 国产车真的不如合资车吗?
国产车真的不如合资车吗? 虽然说汽车市场的车型比较复杂,但大致也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国产,另一类是合资车。但大家往往在买车的时候都会首选合资车,甚至... <详情>
2019-02-22
综合要闻 德莎线束固定胶带家族出新品tesa® 50128,初粘力“出类拔萃”
目前随着汽车的智能化发展,年轻车主对“人车互动”在车内轻松实现一般的社交和娱乐功能的需求越来越旺盛,这使得越来越多的电子和传感设备被广泛的应用在汽车上。这就导致... <详情>
2019-02-22
综合要闻 德莎线束固定胶带家族出新品tesa® 50128,初粘力“出类拔萃”
目前随着汽车的智能化发展,年轻车主对“人车互动”在车内轻松实现一般的社交和娱乐功能的需求越来越旺盛,这使得越来越多的电子和传感设备被广泛的应用在汽车上。这就导致... <详情>